永利皇宫注册网址 > 永利在线注册 > 恐怖小村后山

原标题:恐怖小村后山

浏览次数:136 时间:2019-06-02

后山是我读书时某个镇的一个小村,那里的群山环绕,可以说是四面环山,看一片养人的山水,村后的山路都比较惊险,到处是汽车的残骸,身处半山腰,云里雾里似乎都洋溢着烧焦的难闻味道。 后山的奇观之一还是要说那跨过两座大山的铁锁桥,哇西!那桥的长度可达几十米,远望一条巨蛇啊,两峰之间的去与往,这锁桥就是唯一,然而竟然没有一条路或是小道去往几乎是不能见底的峰底,就因为这样,那座桥也有着传说,传说一个黑洞洞的夜晚,一个新婚的女子,中邪似的跑到铁锁桥上,一跃而下,不知去向。后来有的护林的老者说,深夜时刻隐隐约约总听见女子的哭泣声,那声音凄惨又悲凉,不时的还传出还我命来的怪声! 记得我在那遇到的那件怪事至今还惦记着,那是我读中学的事了,当时饿哦的校园离后山很近,可以说是一路之隔,当时和我一起上学的是我的两个好朋友,一个叫小金,一个叫小郑,暂且都用姓来代替哈,我姓吴,就用小吴吧,那时我们三个是铁打的哥们,凡是都是一起的,比如吃饭,洗澡,拉屎,洗衣服可以说是形影不离了吧,那时整天游手好闲的,到处做坏事,用石头砸生管的窗户,砸完后跑的无影无踪,生管那时气的脸上 直发清,还有就是下午趁着女生都在睡觉的情况下,跑到女生宿舍放屁,特别是小金,那屁简直是臭气十足,搞的女生们起内哄,起来互骂个不停,浑然不知这是外来者的侵略。! 由于在校园无聊到了极点,我们三个商量着晚上偷溜出校玩的计划,那时可能家人像喂猪那样的喂我,把我味的胖胖的,头大的像水桶,赘肉一大堆,本来想装校园墙角边的一个狗洞,就小金和小郑那两个的个头,出去是绰绰有余,可是我这个水桶!似的头,塞到一半就卡主了,当时真气父母怎么会把我养的这么不规则,此时计划出现了状况,哎呀,急的我呀那个满头大汗的,还好那个小金鬼小机灵,临时想了个法子,就是讨好看门的老头,买了个西瓜,和老头边吃西瓜边调侃,遮住老头的视线好让我偷偷溜出去,闻着香甜可口的西瓜问,还真想跑过去一起啃,但为了计划,我还是忍痛割爱把,什么计划赶不上变化的,在我这是一点作用都没有,可能我前世是修道的吧,!忍性这么强,完功后,他们两就从矮小的狗洞中钻出来啦(故意用这种口气,谁叫他们刚才吃西瓜时那么的爽)。! 出来后,我们就开始闲溜达,像刚从笼子中放出的僵尸,吸收夜晚的灵气,月光牵引着我们走过马路 ,隐隐的前面出现了个牌碑,模糊的印刻着两个大字--后山,那是还是第一次接触后山,当时心提了一下,头脑中放映着影视中那一丝余光的山间镜头拉近出的一个墓碑,那时真是吓了一跳,三个人手握着手逼近一看,唉,不就是个村,下面不是明显刻着村字,看把你们吓的,这时我故作大胆的说着,切!你别吹了,就你那料,我们还不知道,两人齐声说道。此刻我们手中早已捏出了不少的汗。 随即找了个草坪席地坐了下来,抽出口袋里的乘风香烟开始点上抽了起来,聊起了童年往事说实在的,聊天过的可真快,不知不觉的已经又过了一个小时,远处闪了下灯光,我猛的抬起了头,朝着小郑的后脑勺方向望去,远处驶来了辆大货车,可是奇怪,只!见那货车在远处来了个急刹车,没过几秒后,下来个中年人,走到车后瞧了瞧,然后蹲了下来,不知干嘛,接着站了起来,望了下周围,缓缓的向前,又坐入驾驶舱,把车倒了4-5步,急急忙忙的掉头开走了。我们对这个人的动作感到好奇,三个人决定过去探测下情况,我们三个人慢慢的踱步向前,小声的猜测着中年人的一系列动作,前方视线中模模糊糊有一团黑色物体,地上湿了一片,此时我的心有点紧了,双手握的更紧了,小 金已娴熟的动作掏出口袋中的手机,蹲了下来,借着手机屏幕上微弱的光线看下是什么,只听见呀的一身,小金呆住了,一动不动,身体有些僵硬。小郑迫不及待的躲过手机,俯身向前探视,然后缓缓起身,一语不发,呆呆的立在了那里,仿佛一座丰碑。此时的我似乎有些害怕,但看到他们这么一致的表情,似乎有点被耍的感觉,感觉他们在上演一场恐怖片,我带着嘲笑的口吻说,你们两人搞什么啊,耍我啊!于是乎。我躲过手机探身!向下,眼前的一幕简直让我窒息,地下的那一团是一个被车轮压碎的老妇人,半边脸被撞的塌陷了下去,露出了血红的颧骨,一只眼睛爆裂出眼眶,似乎嘴上还有什么,当时不知拿来的勇气,让我把屏幕的光拉近了,好大的一坨,外面还包裹着点**的东西,认真看下,下了我去了半条命,那是是肝啊,旁边掉落出了可就是一段段的小肠,肚子是扁的,胸部以上的特别股,我混乱的头脑中闪过一个念头,影视似的回放刚才货车开来时的情景,推测应该开始急刹车时那个司机撞了这个妇人,然后下车发现妇人还没死,怕有后患,把她杀了,上车后倒车,车轮从妇人的腹部压了过去,把老妇人的五脏六腑都压爆了

永利在线注册 1

江风是一名大学生,美术系的,在两假几节中,都会看到江松和同学或自己,骑着山地车,背着画夹、相机到处晃悠。

今年寒假,因为冷,还有快过节的原因,没人愿意陪江风在荒天野地里喝西北风去。江风人如其名,风风火火的性格,第二天人就没影了。

江风这次去的是苏北的一个小山村,很贫穷很偏僻的一个地方,但那里风景很美,都是原生态,江风早就计划好了,要在寒假里去一趟了。

山路很窄,仅够一辆汽车通行,一层积雪盖住了坑坑洼洼,颠簸得车子根本没法骑。江风只得推着山地车,一步一步沿着小山路向前走。

远远地看见,一座山峰的轮廓横挡在前面,江风走了约半个小时,那大山还是原样横在眼前。这回江风相信了“望山跑死马"那句俗话了。

风景没有想象的那样好,四处一片萧条,昨天的一场小雪,还没有一点融化,还原封不动地保持着下雪时的样子,大山、小河、树木、田野、远处的小山村,都被一片银白包裹。

人也看不见一个,都快中午了,这小路上脚印也不曾留一个。

江风气喘嘘嘘,额头一层的白毛汗。他有些后悔此次的行动了,又累又饿不说,要找到自己需要的东西,恐怕很难了。

脚下踩着积雪,“嘎嘎"声似乎很响,忽然而起的风,吹在身上,彻骨的冰寒。江风打了个寒颤,缩了缩脖子,紧了紧围巾,随后加步脚步,往小山村疾步赶去。

天空似乎比刚来的时候灰暗了些,路旁的树条上,不时有被风吹下的雪渣,“叭"地砸在江风的头上身上,江风就不禁心一哆嗦,然后放快了脚步。

走了十几米,江风突然停住脚步,心头一阵狂跳。他看到右边的小树上,晾着一床绿缎面的被子和一件蓝色的棉袄,树边的石块上,正坐着一个老妇人,身上的一件单衣,被风吹的直摆动。

江风挺奇怪的,这冰天雪地的,也没太阳,晒的那门子衣被啊。还有这老妇人,坐在这里难道不冷吗?

老妇人满头的银发,一脸岁月的皱纹,看不出是喜怒衰怨,没了牙齿的嘴巴,在不停地打着颤,混浊的双眼动也不动地盯着江风,半晌才问道:“小伙子,你从城里来吗?"

江风精神一下松懈下来,忙支好山地车,走到老妇人面前,蹲下身子,答道:“是啊老人家,您在这等人吗?这么冷的天,您别冻坏喽。"

老妇人摆摆手,手很白且细长,裂了裂空洞样嘴巴,象笑似的说:“没事没事,早习惯了。我在等我儿子和孙子回家。"说看,伸手捏了捏被子和棉袄,抬头望望天上说,“晒不干喽,天天穿着湿棉袄,盖着湿棉被,难受死了。"

江风同情心泛滥,眼睛有些潮红,忙拉下围巾,替老妇人围上,又脱下羽绒服,递向老妇人,说道:“老人家,快穿上,这天太冷了,您家在哪?要不我先送您回去吧?"

老妇人推开面前的衣服,抚摸着脖子上的围巾,两行清泪落了下来,她忙擦去,说道:“小伙子,你是个好人呐,会有好报的。你快把衣服穿上吧,我不怕冷。儿子和孙子多年没来看我了,马上要过年了,应该会回来的。"

就这一点时间,江风像置身冰窖一样寒冷,见老妇人没要,立马套上羽绒服,半天才缓过劲来。

江风看着眼前的老妇人,心里满是悲凉,唉!一个可怜的孤寡老人,生活无论如何艰辛,都能忍受,唯一不变的是对亲人子女的牵挂和思念。

江风指了指脚下的小村庄,问道:“老人家,你家是在那里吗?”

老妇人点点头:"是啊,离那不远。"

“您还要等多久?还是和我一起回去吧,这天太冷了。"江风说。

“唉!回家还是一个人,太冷清了。"老妇人慢慢站起来,伸头朝来路望望,问道,“小伙子,你来时看没看到有人带着孩子往这边走?"

江风想了想,摇摇头说:“没看到。"

老妇人有些失望,又坐了下去,低下头,满头的银发在耸动,老妇人在无声地 抽泣,过了好一会,她才说:“小伙子,你有事就走吧。我再等一会。"

江风怜悯的看着老妇人,好一会才无奈地转身走到山地车旁,推上车准备走,忽听老妇人在身后问道:“小伙子,你叫什么名字呀?"

“噢,我叫江风,您呢?"江风打算进村后,把老妇人的情况说一下,或许村里有人会把她劝回去。

“我呀,叫、叫什么名字来着…嗯,孙、孙秀莲,对,是叫孙秀莲。这一晃几十年没人叫,都快把自己的名字给忘了,呵呵呵。"老妇人说着说着,竟笑了起来,这笑声让江风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江风不再言语,推上车疾步向小山村走去。

小山村不大,住着三十多家人,各式房屋都有,还有几家是茅草屋,虽然是零二年了,可能因为这里太过偏僻,又是山区,改革开放的春风,暂时还没吹到这里。

江风好不容易敲开一家院门,开门的是个七十多的老头,慈眉善目的,听江风说明来意后,便二话不说,关上院门,拉着江风就往屋里走。

屋里摆设很简单,一张方桌几条长凳,正面墙上挂着一幅已经变色的虎啸山头的长轴画,两边是只有下联没有上联的对联,两侧山墙上贴着几张大头娃娃的新年画,看样子是刚买的。

屋里很暖和,一个小碳炉中,碎碎的煤渣烧的通红,一个乌黑的小锅坐在上面,冒着白汽,几节用白铁皮制成的排烟简,从墙的一个窟窿伸了出去。

老头很好客,替江风倒了碗茶,笑呵呵地说:“来,喝口热茶暖和暖和。你说你这小伙子,哪不好去,要来这穷旮旯地方。"

永利在线注册,江风笑了笑,端着海碗喝了口水,顿时,只觉得一股热流,从嗓子眼慢慢下走,直到小肚子,暖烘烘的说不出的那个舒坦。

老头看到江风那美劲,笑着点上了一袋烟,凑上小碳炉使劲吸了几下,那烟锅里黑黑的烟丝,就慢慢红亮起来。不一会,屋里便弥漫起一股呛人的老旱烟味道。

江风被呛得猛咳了几声,眼泪鼻涕都流了下来。

老头一见,忙不迭地把烟锅在地上敲了敲,站起身走到门口拉开门,停了一会,才关上房门,歉意地说:“对不起啊小伙子。"

“没事大爷。"江风把手在炉边烤了烤,问道:“大爷,家里就您一人吗?”

老头把长条凳向炉边拉了拉,说:“老伴多年前就享福去了,女儿嫁人了,儿子在南方打工,就这天把就回来过年了。"

江风“噢"了一声,忽然想起那孙秀莲来,忙问道:“大爷,这村里有个叫孙秀莲的大娘吗?"

“孙…秀…莲…"老头听了,低头想了一会,然后一拍脑门道:“想起来了,是有这么一个人,可、可她早死了,大概快六七年了。怎么,你认识她?”

江风猛地一激灵,身上顿觉一阵的恶寒,结巴着问:“死、死了快六、六七年了?”这他妈的怎么回事?大白天的,难道我遇见鬼了?想着想着就感到后脊背在咝咝地冒着寒气。

“没错,死了有六七年了,就埋在村头的坟地里。"老头说着,抓过烟袋,摁上烟丝,刚要凑到炉火上点着,一下想起刚才江风咳得脸红脖子粗的样子,把烟袋放在鼻子前闻了闻,才不舍地放下烟袋。抬起头看着江风,问道:“她是你什么人?"

江风忙摇头带摆手,连连说:“不不不,我不认识她。"

老头盯了江风一会,才慢慢说:“她是个可怜人呐,守寡一辈子了,儿子大了在县城里上班,又娶了媳妇生了娃,很少回来。孙秀莲上县城去过一回,大概儿媳妇不喜欢她,没过几天就回来了,一个人在这没过了几年就死了,儿子是出殡的那天回来过一次。唉!娶了媳妇忘了娘,这孙秀莲累死累活苦了一辈子,到死也没享到儿子一天福,村里面谁不骂她那混帐儿子,心都让狗给吃了。"

江风沉默下来,他不敢把在村斗遇见孙秀莲的事告诉老头,怕吓着他。

江风当晚就睡在老头家,他没敢走,也熄也在这里寻找灵感的想法,他只想过了今晚,明天打死也不在这个小村里呆子,快点回家。

一夜里胡思乱想,就是睡不着觉,脑子里尽是孙透莲坐在雪地里的景象。江风把头缩进黑乎乎的被子里,一直到凌晨三四点钟,才来了困意,不一会,他便渐渐睡了过去。

第二天,久违的太阳升在天空,快十点了,江风才爬起来,两眼有些浮肿。吃了老头给准备的稀饭煎饼后,和老头拉扯了半天,硬是塞给老头伍拾块钱,推上车就走。

路上有些泥泞,很不好走,更别说骑车了。阳光下,尽管大山、小河、房屋、树木已渐渐露出原来的模样,但还是一片的萧索,还是浑身冰凉。霜前冷雪后寒,这话一点不假。

江风无心观赏,只是一个劲地往前赶,好不容易才走到昨天老妇人坐着的地方,本来想一直走过去的,可一到这,就不自觉地看过去,还好,老妇人连同那树枝上的衣被,已没了踪影。

江风大大呼了一口气,极目远眺,看到离路边不见的几个小坟包。突然,江风的心猛地提到嗓子眼,狂跳不已。

他看见,一座积雪还没消融的小坟包上,一条围巾在随风摆动,很显眼…

本文由永利皇宫注册网址发布于永利在线注册,转载请注明出处:恐怖小村后山

关键词: 永利在线注册

上一篇:灵异咖啡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