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皇宫注册网址 > 永利在线注册 > 古楼遗尸,走夜路的豆蔻年华

原标题:古楼遗尸,走夜路的豆蔻年华

浏览次数:142 时间:2019-05-29

楔子 凛冽的寒风翻打着他的衣角,掀起山坡上厚厚的落叶向他袭来,叶片打在脸上,凉飕飕的。 冷,如冰入骨髓。 冬日阴沉的天空,就像一张忧郁的毫无笑容的脸,若隐若现之间流露出淡淡的哀伤,远处灰蒙蒙的一片,就像一块没着颜色,铺在死人身上的裹尸布,极目望去,隐隐约约看到山峦起伏、怪石嶙峋。 树木虽覆盖了整个山脉,却早以失去了苍翠负山野的情调,在风中摇摇欲坠,扑扑作响,仿佛是屹立在那里死了几百年的朽骨。 这毫无生机的萧索和孤独的静谧让他想到了死亡,死亡就像一双粗鲁的手搬开了他的脑袋,将恐惧塞了进去。 迷路已经五天了,面对重峦叠嶂、千峰万壑的山地,他们却如缚在蜘蛛网上的飞蛾束手无策。 高山就像挣不开的枷锁,把他们牢牢的禁锢在这里。 李宁飞站在山坡上,眺望像屏障一样的群山,一脸茫然,不知如何是好。 他仿佛看到一缕缕升腾的灵魂在山谷飘荡,在向他招手,在对他笑。 "我快累死了,宁飞啊!看了老半天,到底想到办法没有?我看,我们干脆换个方向走吧?这破山、烂山怎么看都一个样。" 夜云龙打断李宁飞的思绪来到山坡,满怀心事的的影心跟在后面,看得出她可并没有夜云龙这么乐观。 "没有,"李宁飞打开手中的简易地图思索着说,"出口应该在附近的,就是找不到,或许真该换个方向试试,这山就像迷宫似的,我总觉得这个地方有问题,有点诡异,有点神秘!" "难道我们走进了传说中的鬼林?"夜云龙打了个冷战,这个冷战仿佛通过空气传给了两人,"永远走不出去的鬼林!" "别在这吓人了!哪有这些东西。"李宁飞看了夜云龙一眼,暗示他不要在影心面前说这些恐怖的话。一个女孩子,总是害怕这些东西,她们对鬼神有先天的过敏反映。 但影心还是不可避免的吓了一跳,一个胆小的女生听到"鬼"这些词语的时候比看到嗜血猛兽还害怕。 不详的预感始终梗在她心里,女人的直觉告诉她,一定有什么可怕的事正在悄无声息的向他们走来。 "不要担心了,别听他乱说,没事的影心。"李宁飞拉着影心的手将她拥入怀中,那坚定冷静的眼神让她看到了希望。 夜云龙看着影心笑呵呵的点了点头。 影心感受到的是李宁飞火一样的温暖和另她沉迷的心跳,她眼睛湿润了,像安慰孩子似的说:"你傻了,大家都会没事的!都怪我缠着你们带我来,我是怕你们" 说着将李宁飞抱得更紧了。 夜云龙在一边悄悄的叹了口气,他在想,他们真的能出去吗?在这不见人烟的诡秘之地。 "一定在的,"李宁飞看着手中的地图念道,"可为什么我们看不到呢?"

        两边山的轮廓隐隐的在眼前晃动着,像幻化成妖魔般的巨人,压得多多有些喘不过气来了。他今年十二岁,已经走了半年多的夜路了。他要从老屋前这条弯弯曲曲的羊肠小道走到自家街上的杂货店里去睡觉。虽然小店没什么值钱的物件,但晚上还是要有人值守。爸爸妈妈白天在地里干活,晚上再去店里太累了。于是他这个十二岁的小大人就主动担起了这个责任。反正整个暑假的白天也是他在店里忙活。

      今天他没了往常那样的好心情。而是气鼓鼓的走在小路上,路旁稻田里的青蛙呱呱的叫着,还有许多不知名的虫子随声附和。乡村的夜晚太黑了,要是没有云层里的那半块月亮就真的伸手不见五指了。多多心里有些害怕,总觉得有什么东西跟在后面,却又不敢回头。爷爷曾和他讲过,人的身上有三把真火,头上一把,两个肩膀上各有一把。晚上走夜路的时候,即使再害怕,也要硬着头皮往前走,绝不能回头看。若是回了头,身上的真火就灭了,这样小鬼就不怕你,会跑来找你的麻烦。

        他强忍着不回头看,就是这样一高一低的在土路上走着。心里却骂着手上的电瓶灯。出门时记得电瓶灯是充了电的,估摸着这个电量走到店里肯定没有问题。没想到才走了半里多路,灯就由强光变弱光又昏昏沉沉的变的微黄了,像是喝了酒的醉汉似的,忽明忽暗的,而后光线越来越低,渐渐的就看不清眼前的路了。这情形还怪吓人的。与其用这样的家伙,还不如关掉灯摸黑走路,多多想着。于是他索信关掉了灯。看着灰白色的路面,继续走着眼前的路。

永利在线注册,        多多后悔今晚没带那装了两节干电池的手电筒。虽然手电筒的光不强,但不会突然间不靠谱的熄灭掉。他之所以选择这电瓶灯,就是喜欢它的的强光。他喜欢边走边用灯柱射像远方的黑夜,穿透薄薄的雾气,直达远处的小山坡,那光线聚成的灯柱有碗口粗,照在天上也像极了孙悟空手里的金箍棒。多多拿着电瓶灯仿佛自己就变成了神通广大的齐天大圣。挥舞着手中的“棒子”砸向远方的山石和大树。这样边玩边走,路就不觉得那么难走了,等到了街上,看到别人家门前的白炽灯,也就和白天一样了。

        想到这他又骂了一遍这该死的灯。原先的夜晚可都是好好,为何今天会突然没电了。在这黑洞洞的的小路上,他想到了老人们夜里乘凉时说的各种鬼。想到了吐着长舌头的吊死鬼,穿着白衣晃来晃去的白日鬼,还有在月圆之夜盘腿坐在在村外大桥边的石头梳着长长黑发的水鬼。此时多多的后脑勺上仿佛长了两只眼睛,真的看到了各种变幻着的小鬼在他身后张牙舞爪的做着各式各样的动作。他头皮有些发麻了,浑身打了个机灵。

        他的身上带了四把折叠的小刀。遇到一般的坏人是不会害怕的。再说在这淳朴的山村也不会有什么坏人。这样的夜晚,他唯一害怕的就是老人口中的鬼魂。脚下的这条路有几条沟,路边有几道坎,几处坟茔,他都知道。有一处人家的屋角边埋了合葬着的一座大坟,黑色的墓碑上红色的刻字都看的清楚。不过走到这他不害怕,因为他和这户人家是亲戚,所以他们该不会跑出来吓呼他。他惧怕的是不远处的一处新坟。那是用干草包着的棺材,安置在不远处的小山坡上。在这一带的村里都有这样的习俗。人死了不先埋在土里,而是风水先生找一个好的地方把棺材用草包好,放置两三年后再择吉日埋进土里。而那看的见的草包着的棺材对于小孩来说就是恐惧的源头。传说中的鬼火都是从这里面出来的。

        多多抬头看了看山坡上那灰白的模糊的物体。仿佛有东西在向他招手。他下意识的停住了脚步。握紧了手中的折叠刀,咬了咬牙,算是给自己壮了胆。不过这方法似乎并不管用,他的牙齿得得的有频率的颤动着,不知是风吹的冷了还是真害怕了。即使这样他也不四处张望,更不回头往家跑。他不想破了爷爷所说的那个规矩,更不想做没用的胆小鬼,因为他已经十二岁了。

        正无助的时候,他突然想起小叔所传授的那个方法。小叔曾说他一个人在山上走夜路,只要看到山那边有一点点的光亮他就不害怕,要是真的害怕了把头发往上抹三下,再重重的在额头上拍三下,这样身上的火就更旺了,胆子自然就大了,这方法就叫“加柴”。某一天蹲在石滚上吃晚饭时多多听小叔在夸自己的胆量。对此他佩服的很,小小的心里就在想这世上怕是没有比小叔更胆大的人了。

        他松开了紧握着折叠刀的手,手心里全是汗。他把手心在汗衫上擦了擦,照着小叔说的方法使劲的在额头上抹了三下,再狠狠的拍了三下。仪式完了之后小手又赶紧伸进了口袋里去握住那把刀。脑袋跟着嗡嗡响了起来,拍的力道太大了,多多有点发懵。定了定神,再仔细一瞧,怪了,先前的恐惧感真的烟消云散了。脑后的那些张牙舞爪的怪物也跑的没了踪影。于是他又想起小叔说胆大的人走夜路会唱歌,小鬼看到你在那唱歌就吓的躲得远远的,再不敢来招惹你了。

        于是他大声的唱起了西游记里的那首《通天大道宽又阔》“去你个山更险来水更恶。难也遇过,苦也吃过,走出个通天大道宽又阔……俺老孙去也!“走过那片小竹林,拐了个弯,看到了街口人家门前的那盏灯。多多挺了挺胸,大踏步的朝前走去。

本文由永利皇宫注册网址发布于永利在线注册,转载请注明出处:古楼遗尸,走夜路的豆蔻年华

关键词: 永利在线注册

上一篇:永利在线注册吸血鬼猎人

下一篇:没有了